精選文章

2012-2017 HKDSE Math 歷屆數學不同級別(Grade)所需分數 cut off 及其分析

本文目的:
坊間 cut-off 出處係邊?準嗎?啲 cut-off 原貎(原始數據)係點?真實 cut-off 係幾多?啲 cut-off 數據,有否反映出其他資訊(如考卷深淺變化)? 本文希望能為此提供答案。(如有問題請留言
(一) 坊間 Cut-off 來源:某大討論區 網上所有 Cutoff 資料,其實全出自某學生討論區,佢地每年都收集分數 (覆卷考生無私交出 check 卷結果),再整理 得出大約既 Grading 分數*,使莘莘學子得益。
(*係大約咋,下文會講點解係大約,同應該點用呢啲數據)

(點解考試局唔公開呢啲資料呢?好多外國公開試都有咁做。)
(唔唔,應該係,除非唔係。)

【好文分享】網上參與 泛民較建制議員更勝一籌


近年社交媒體發達,單是面書,估計今年有超過10億用戶。據社區發展動力培育本月發布的研究顯示,直選及泛民議員較建制及功能組別的議員更常用個人網上平台宣傳和選民溝通及交流。

整體而言,最多議員之網上平台是個人網頁(57%),其次是 facebook 個人戶口(53%)。四成功能組別議員完全沒有使用任何網上平台,直選議員只有一成。其次,近四成(38%)建制派議員完全沒有使用任何網上平台只有 4% (亦即只有一位)泛民議員沒有使用網上平台
事實上,這位議員(梁耀宗)仍有一個屬於組織的網頁。至於其他平台,如使用Facebook粉絲專頁,泛民議員的使用率(52%)更較建制派議員(5%)高出十倍。34位立法會議員擁有個人網頁,發帖總數最多的是黃毓民,當中九成四是到訪者發的帖子。但研究期間(一星期)只有28名議員的帳戶有更新資料。而該6名沒更新帖子,亦無到訪者發帖的議員是李國麟、李華明、梁美芬、梁家騮、陳鑑林和黃國建。在Facebook的年代,一星期零更新真的頗難想像。(RC: 究竟佢地有冇番工呢?)

公眾參與機會少


研究發現,近八成的議員在過去三個月曾經更新網頁,逾七成的議員以多媒體形式匯報工作。不過,有七成四議員沒有在工作匯報的版面上加入分享功能。只有約兩成議員在工作匯報版面加入「LIKE」的功能或分享至其他社交網站的連結。(RC:應該好似高登po咁加多個Hate)只有三成四位議員在網頁中有超連結至其社交網站戶口。六成五議員完全沒有設有公開或私人的留言的功能,而六成二議員沒有在網頁提供捐款義工招募的渠道,市民難以參與。眾多議員中,僅李卓人、梁國雄及譚偉豪三位議員有提供在線直接參與的機會。


泛民議員帖數較多

泛民議員的總帖數較功能組別的多。首5名最多帖數(包括到訪者帖和議員帖)依次為黃毓民,葉劉淑儀,陳偉業,何俊仁和梁國雄,全是直選議員。而到訪者帖佔總帖百分比順序為94%,77%,73%,100%和28%。最少帖數的五名議員為李慧琼,謝偉俊,涂謹申,黃容根和劉秀成。除了涂謹申,其他議員全屬建制派。議員回覆網網上的帖子(包括議員和到訪者)次數平均低於10次。有四成六議員的帖子平均只有少於兩個回覆。另外,轉發議員的帖子次數偏低,有六成四議員網頁的帖子被轉發少於兩次,達6.1次以上的只有一人。

結果分析,泛民議員似乎較建制更能找住新世代的溝通方法,又或前者在沒有祝福和蔭庇的情況下,選票真正是一票一票「揼石仔咁揼番來」,所以更需要加強和選民聯絡與溝通。不過,從低回覆和轉發帖子數目來看,泛民直選議員仍有空間改善和選民的互動。至於建制派議員,可能他們更傾向「蛇齋餅糭」的威力吧。

編輯:方鈺鈞

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

原報告: http://www.cdiorg.hk/index.php/en/joomfish-topmenucatconstitution/239-20120522-r-gov-digitalengagement#.T8VtDUK3BwA.blogger (已失連)
RC:fb 的讀者群眾多,看蘋果日報及Yahoo新聞的回應數便知!為何建制派不多使用?原因好簡單,票投「蛇齋餅糉」的選民很多電腦都未識用囉!有啲就仲未上到fb個網(住係大陸)!

關於作者,及相關文章

Ronald Chik (植Sir)

港大統計碩士及經濟學士。春風化雨接近二十年,學位、副學士、文憑、毅進、中學、日夜校皆曾任教。現職HKMA統計及經濟兼任講師,替少量學生補習,閒時最愛打羽毛,生活寫意悠遊。

留言

Youtube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