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生活中的經濟學] 難度 5**,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 一問,90% 美國大學生都做錯的一條問題

好耐之前睇過一本英文書 (忘記了書名,如有好心人提供請告之),係講日常生活現象的經濟解釋,例如雪柜點解冰隔(freezer)冇燈?(因為買既人唔肯為唔常要開既燈比額外錢) 點解女士既衫鈕門開右邊?(因為方便以前15-16世紀時傭人幫穿) 咁點解依家唔轉番?(因為若轉的話有可能被人誤以為是男裝) 仲有好多有趣的問題。

該書開首有一條關於機會成本的問題,據作者講不少美國大學選修基礎經濟的Year1學生,抽樣答有9成左右做錯 (書中話比冇讀經濟同學答,啱的比率反而高一點)。給講師答亦有一半錯。(這些比例是我記憶中的,但應該相差不遠)

在此把問題分享給大家挑戰一下 (適合 DSE 學生測試一下):

會諞人的統計數字,結構性赤字? 7年? 20年?

較早前公報了《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引來不少爭議,其中一項爭議是認為《報告》按不同假設,推算最快7年會出現結構性財赤。
我整理了無線 新聞透視 的報導:

事實是否真的這樣呢? 當然不是。
最簡單講,何時作起點的結果有著絶對性的影響!!!即係我買股票睇圖表五十天線,二百五十天性講既野都唔同啦!

(以下引述自雷鼎鳴教授博客)

以1997年作起點年,頗有不妥,若是用其他年份作起點,例如1992(黃元山)、1998(羅致光)及2008(徐家健),結果便十分不同。
政府內部作推算時曾以80年代中作起點,結果分別不大,
但上述諸君皆非胡言亂語之人,為何用他們的起點年份會造成不同的結果呢?他們的觀點倒促使我再次詳細檢閱數據,終有兩點體會。

第一(RC:三次年度大幅增長扭曲趨勢),政府開支並非年年跑贏GDP,在很多年份GDP增長都快於開支增長。但在91至93、98及08三段時間內,開支都大幅拋離GDP,91至93的一次,開支增幅減GDP增幅等於25%,98年是28%,08年是31%,就是這三次,開支累積增幅才遠大於經濟增幅。若以這些年份作起點,便等於忽略了最關鍵的增長年份,所以才會得到與《報告》不同的結果。這有如二人賽跑,甲只有三段時間發力狂衝,把乙拋離,其餘的時間甲的速度都與乙差不多,甚至更慢,我們若忽視了這三段衝刺時段,便不能明白為何甲會勝出。  (RC: 這與計算買入資產(如買樓)的複式回報率一樣,買入時機很重要。若你在97年樓價最高時買入,或在2000年(已跌了一大截)買入,然後一直持有至現在,你的回報率會截然不同。所以選擇年期不同當然會有不同的推演結果。若你想有筆錢想投資,想知買樓的回報,經紀就假設你在2003年(樓價最低)時買入去計年回報率給你,回報率自然會很高。但試問,你可能每次投資都可把握到最低位買入嗎? 所以教授這裏的原因實在非常有力)

第二(RC: 政策改變使結構性變周期性)在檢查數據中,我倒是發現在過去,政府開支與GDP的關係頗有波動。這便帶來一個重要問題,究竟現在可預見的赤字是結構性(亦即持續性不易逆轉的)還是周期性。例如,在2001至04年間,政府開支很大,但後來被各種緊縮政策打了下去,政府當時本來是擔心有結構性赤字的,但終因其努力而把赤字從結構性改為周期性。未來會否歷史重演?這會比從前困難得多,因為未來造成財赤的一大動力是人口老化,而人口老化絕對不是周期性而是長期性的。此外,香港事事都已變得政治化,要政府控制開支的增長是政治上不討好之事,政治因素或已成為結構性問題了,財赤也結構性的機會大增。
日本本來也是一個懂得量入為出,人民有高儲蓄率的國家,但縱使在此種國家,在人口老化的壓力下,政府開支一樣從二十多年前佔GDP的30%上升至今天佔40%,但大家都不願加稅,所以收入維持在GDP的30%不變,香港人口老化比日本晚了大約15年,日本的經驗豈能不察?


相關概念:

Fiscal policy and the budget 財政政策與預算

留言

Youtube 頻道